充电桩加盟

宫廷政变还是颜色革命:哈萨克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xinruike 2022年06月16日 充电桩加盟 12 views 0

文|金满楼

乾隆二十二年(1757)九月,在沙俄的庇护下,穷途末路的末代准噶尔汗阿睦尔撒纳中了天花,死了。

消息传出,乾隆皇帝松了口气,哈萨克人也松了口气。

乾隆皇帝松了口气,是因为大清帝国对准噶尔部的战争终于结束了。这场战争,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持续了七十余年。从此,西域牢牢的纳入了大清的疆域。

哈萨克人松了口气,是因为昔日强盛一时的准噶尔汗国就此告别历史舞台,那个曾经骑在自己脖子上的野蛮对手,终于飞灰湮灭,一去而不复返了。

宫廷政变还是颜色革命:哈萨克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一、

斯拉夫语中,哈萨克的意思是“逃亡者”、“脱离者”。这是因为哈萨克人曾臣属于蒙古金帐汗国,后来才建立哈萨克汗国。

作为古突厥的直系分支民族,古代哈萨克人泛指如今中亚一带的古代游牧部落,包括乌孙、月氏等等,这些古代游牧部落都可能是现代哈萨克人的祖先。

16世纪初,哈萨克汗国分为大玉兹、中玉兹、小玉兹三个部分。在突厥语中,“玉兹”的意思为“部分”、“地区”,实际上是汗国内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以氏族部族联盟为基础的地区性集团。

三大玉兹中,大玉兹由乌孙、康居、杜拉特等部族组成;中玉兹由克烈、乃蛮、阿尔浑等部族组成;小玉兹由巴依武勒、阿里木武勒等部族组成。

大玉兹的大,不是人数多、也不是地区广,而是把持了正统。他们不仅占据着哈萨克文明的发祥地,塔什干、撒马尔罕等历史名城也在他们控制之下。而且,哈萨克历史上的众多精英名人都来自大玉兹。

中玉兹人数最多,体量最大。他们分布的区域很广,从额尔齐斯河到锡尔河下游都有他们活跃的身影,但他们主要以游牧部落为主要形式,和清廷的关系也比较紧密。

小玉兹位于哈萨克西部,他们形成时间最晚、实力最弱,但他们靠近沙俄,是俄罗斯化最深的一个玉兹。

近代以前,三玉兹的领地虽然逐步固定,但彼此间的攻杀内乱并不罕见;而在外部,他们又与准噶尔长期为敌。准噶尔被灭后,大玉兹、中玉兹向清廷称臣,小玉兹则倒向了沙俄。

咸丰年间,大清同时遭遇太平军、捻军等内部叛乱和英法联军的外部侵略,中亚浩罕国也在沙俄的暗中支持下侵入我国新疆,制造了不小的麻烦。直到内乱平定后,左宗棠率大军重返西域,浩罕国瓦解灭亡,而哈萨克也在这一期间被纳入了沙俄的势力范围。

1917年俄国革命后,哈萨克一度脱离俄国统治而暂时独立。1936年,哈萨克加入苏联,成为众多加盟共和国之一。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也于1991年12月宣布独立。

宫廷政变还是颜色革命:哈萨克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二、

沙俄与苏联期间,三玉兹的政治形态和内部矛盾仍长期存在,而俄国式的方法是通过强化大玉兹并联合亲俄的小玉兹,以挟制人口和规模最大的中玉兹。

苏联解体后,大玉兹集团利用之前形成的政治优势积累了大笔财富,小玉兹则利用里海沿岸丰富的矿产资源得以发展,中玉兹则成为被损害的对象。

出身于中玉兹的纳扎尔巴耶夫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统后,为了强化自身权威而将全国的政治中心向中玉兹重点倾斜。1995年后,大批中玉兹官员走上关键岗位,其中也不乏纳扎尔巴耶夫的同乡和亲属。

同时,为了安抚实力强大的大玉兹,纳扎尔巴耶夫也从中大搞平衡,州长一级的官员很多都来自大玉兹。

对此,小玉兹十分不满,有句话不胫而走:“国有两都,一个大玉兹阿拉木图,一个中玉兹阿斯塔纳,小玉兹一无所有。”

也正因为如此,本次哈萨克斯坦的内乱首先爆发于小玉兹聚居地,而不管上街的人群还是维持秩序的警察,大都是小玉兹出身,后者对骚乱人群的活动视而不见,也与三玉兹权力格局的不平衡有着相当的关系。

更应该注意的是,执政三十余年的纳扎尔巴耶夫在半隐退后,政治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2019年3月,已被宪法确认为终身总统的纳扎尔巴耶夫突然宣布离职,上议院议长托卡耶夫接替总统职位。

然而,纳扎尔巴耶夫仍旧担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而部分总统权力被让渡给政府和议会。更有甚者,包括总统办公厅、总检察院、国家银行、总统警卫局及各部部长(外交、国防、内务三部除外),这些原属于总统的重要人事任免权力也交与国家安全会议分享。

通过这种方式,纳扎尔巴耶夫成为退居幕后的“太上皇”,而这次的内乱,从各种迹象看,已经早有先兆。

本次内乱前,托卡耶夫解除了多名纳扎尔巴耶夫在政府中的亲信职务,其中包括:

纳扎尔巴耶夫的外甥萨马特.阿比舍夫,他曾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前第一副主席,也是纳扎尔巴耶夫的重要副手;

纳扎尔巴耶夫的亲信卡里姆.马西莫夫,他曾担任前总统办公厅主任、前总理、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纳扎尔巴耶夫的长女达丽嘉.纳扎尔巴耶娃,她曾担任上议院议长、前副总理、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纳扎尔巴耶夫的二女婿帖木儿.库里巴耶夫,他曾担任哈萨克斯坦国有资产管理基金会主席,后者总资产超过哈萨克斯坦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

事实上,在纳扎尔巴耶夫“半退”后,以其长女达丽嘉·纳扎尔巴耶娃为首的几位“宗室”亲信仍试图争夺权力,企图架空托卡耶夫。而很大程度上说,托卡耶夫的反击也成为本次内乱的导火线。油气涨价引发的骚乱,不过是原纳扎尔巴耶夫亲信集团借用的工具而已。

本次骚乱事变后,纳扎尔巴耶夫辞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职务并前往俄罗斯“治病”,而纳扎尔巴耶娃似乎仍处于全面失联状态。后续如何,还待观察。

从这个意义上说,哈萨克这次的骚乱,与其说是一场“颜色革命”,倒不如说是一场未遂的“宫廷政变”。

宫廷政变还是颜色革命:哈萨克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三、

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最大的内陆国。其国土面积272.5万平方公里,人口1900万,主体民族是哈萨克族,但还有其他民族130多个。

值得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现任总统托卡耶夫曾留学于北京语言大学,他精通中文,并曾在苏联驻华使馆及联合国中任职。此前,他被认为是一个温和低调、循规蹈矩的传统官僚。

纳扎尔巴耶夫辞去了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后,托卡耶夫同时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主席三重职务。至少从表面上看,托卡耶夫成为哈萨克斯坦的头号实权人物而不再是“虚君”,哈萨克斯坦的权力结构也再次合二为一。

从地理区位上看,中亚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形同俄国的后花园,后者绝不会允许这里发生变乱,集安组织的迅速出兵(虽然只是象征性的)即为明证。

从地缘上看,哈萨克斯坦横跨欧亚,这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同时也是中国推行“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地区。

近年来,中国在哈萨克斯坦投资了数百亿美元,大约五分之一的中国天然气进口来自哈萨克斯坦。2020年,中国已跃居为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出口目的国。

2019年9月,托卡耶夫在接受水均益采访时,全程使用流利的普通话,一时轰动。他也曾表示:“中国可以成为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榜样。”

集安组织之外,大体由中国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也发表声明,将在必要时为哈萨克斯坦提供紧急援助。或许,中国也到了为自己的海外投资而战的时候了。

大国夹缝中的哈萨克,还能有多少选择呢?应该不会有太多变数,因为这或许只是一场国内政治博弈下的内乱而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