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提问2022 | 褪去光环,却是亏损、倒闭!2022年,还敢踏入托育行业吗?

xinruike 2022年06月17日 充电桩加盟 9 views 0

提问2022 | 褪去光环,却是亏损、倒闭!2022年,还敢踏入托育行业吗?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 熊卓甜 文/图

国家重视、政策利好......使得托育成为投资热点。

两年时间过去了,郑州的托育市场如何?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走访10余家托育机构,发现这个“朝阳行业”背后,有亏损、倒闭;有投资人当场落泪;还有教育人的执着与坚守。

2022年,“托育行业”走势会如何?想要前景一片向好,该朝哪儿努力?政府又能做些什么?我们也来听一听“托育人”的心声与建议。

【探访】外表光鲜 实则不盈利

2019年被称为“托育元年”,“托育”这一概念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20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2019年10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了《关于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2020年4月,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2020年6月19日,郑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十委局发布《关于做好郑州市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工作的通知》(郑卫〔2020〕49号);2020年7月,河南省人口学会婴幼儿照护服务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在千呼万唤中举办。

在这样的大背景和政策支持下,“托育”成为热门行业,以至于衍生出许多大大小小的托育机构。

据企查查显示,搜索“托育”两字,定位郑州,单单公司名称中带有“托育”二字的就有1418家,在三年内成立注册的有119家。这样看来,郑州的托育市场从体量上来说,不算少,在手机地图上搜“托育”,方圆5公里就能蹦出来十几家。

一年房租200万 开业就遇上第一轮疫情

提问2022 | 褪去光环,却是亏损、倒闭!2022年,还敢踏入托育行业吗?

2021年12月21日下午,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来到“多谷的世界”,托费4000元左右。2000平米独栋商业楼,处处体现了高大上、专业、用心,不管是装修,还是师资力量、课程体系等,软硬件都无可挑剔。可是这光鲜背后,却有着道不尽的心酸

提问2022 | 褪去光环,却是亏损、倒闭!2022年,还敢踏入托育行业吗?

提问2022 | 褪去光环,却是亏损、倒闭!2022年,还敢踏入托育行业吗?

“2019年12月开业不久,就遇上了第一波疫情。”相关负责人刘彩霞说,一年房租200万,就这样硬挺了大半年,到2020年6月份才算正式开始。

“一个孩子、十个孩子、一个班、两个班.......慢慢地,2020年10月份,收了将近130个孩子,直到现在,也还能维持100多个。”她说,这样的数量在同行之间已经相当不错了,但即便如此,目前依旧不盈利。

投资人当场落泪:“撑不下去了”

如果说,多谷的世界是因投入大、租金高、运营成本高等客观因素,导致的“不盈利”,那么位于惠济区的某社区小型托育中心,又是如何沦为“撑不下去”的局面呢?

这家托育中心面积800平方米,目前收了60位左右的孩子,可是这里的托费却只收到了1600元左右。“最初定价是3000元左右,但招不到孩子,没人来,只能被迫一直降价,降到了1600元。”

身为投资人,于光(化名)介绍,2020年元月份试营业,当时报名的孩子也不少,结果疫情来了,停了半年,而最初报名的一些孩子9月份又可以上幼儿园了,退费的也有很多。

“我们算了下,开业两年,实际上只营业了10个多月......”于光含泪地说:“快撑不下去了,每个月房租+老师们的宿舍租金就要5万元。”她表示,做了30多年的幼儿园园长,因不想放弃育人的初心,扎进了“托育行业”,没想到却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综合性托育中心,“好过一些”

与上述两家专门做托育的不同,中牟县艾叡领袖Baby有“幼儿园”可以依附,日子好过一些。

提问2022 | 褪去光环,却是亏损、倒闭!2022年,还敢踏入托育行业吗?

场地、租金、招生是“大难”

她表示,中牟县家长的托育观念还不够,有些甚至不知道托育是什么,招生是一大难点;加上本就是普惠性质,托费不高,远远支撑不了一年50万元的租金。但好在旗下有幼儿园和早教,能弥补一下托育的资金问题。

“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好,主要受疫情影响太大,且现在大家都刚开始,还在摸索中,出路一定会有的,我对这个行业还是很看好的。”王芳说。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走访发现,郑州的托育市场,主力来源于两部分:一是自下而上,从早教延伸至托育;二是自上而下,从幼教下沉至托育。

另外,在模式探索上,郑州的托育模式呈现出多元化的特性,比如早托一体化、托幼一体化、社区小型托育中心、社区大型早托幼培综合体、企事业托管等。

企事业托管,以郑医汇爱托育中心为例,就是基于郑州人民医院创建的医院内部托育中心,仅服务于企事业单位内部员工,价位低,属于托育机构联合医院构建的惠民工程。

“对于汇爱来说,不用再考虑租金、场地压力,只需要专心做托育即可;对于我们医院来说,是给职工们实打实的福利,可以带着萌娃来上班。”郑州人民医院工会副主席马丽娜说道。

整个探访下来,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发现,虽然托育行业受疫情、水灾等影响很大,但能撑到现在的,都是有实力,也自有一套好的运营管理模式,并且他们都对托育行业很有信心。

“困境只是暂时的,会拨开云雾见青天。”于光已重新选址,准备再次启航。

【现状】盲目入行有风险

场地、租金、招生是“大难”

“托育人”们普遍反映生存困难,走访的10余家托育机构均表示还未盈利,除了受疫情影响,还遇到了哪些困境?他们通过“自身经历”给出了答案。

托育行业如此“困难”,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市场混乱

托育行业很火,以至于很多人盲目投资。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身边有好多倒闭的,现在转让都没人敢接手,“想进入托育行业,不是只有资金就够的,运营管理非常重要。”她说,有一位投资人有钱,砸了200万开了托育中心,然后就做“甩手掌柜”,运营管理人员不专业,财务又是自家亲戚,内部极其混乱,自然没做起来。

还有“病急乱投医”类型的。加盟了一个大品牌,但受大环境影响,招生困难不挣钱,于是就急了,啥都干。“帮家长接孩子、帮忙照看孩子,只要家长有需求,啥活都干,完全偏离了托育的本质。”上述业内人士说,正是因为这样,托育市场混乱,如果家长接触不到真正用心做托育的机构,就会被误导,认为“托育这么不专业”。

2. 场地、租金是最现实的困境

托育机构是要面向市场的,场地很重要,但好一点的场地,租金就很贵。如上述所说,少则一年50万、多则一年200万,这得收多少孩子才能收支平衡呢?

3. 需要频繁招生,压力很大

与幼儿园的年度招生不同,托育机构基本处于全年招生的状态。比如,7、8月份的时候,还有在园幼儿100人,可是到了9月份,园区毕业的孩子可能就会少一半,即便是有相应的生源补充,也是处于不饱和状态。

日常要花费很多时间在招生、推广、宣传上,如何持续有效的良性运营,这对于每个托育机构都是一个考验。

而于光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孩子多了,老师工资也是要上涨的,不然她们就会辞职。

4. 师资短缺,不好招人

由于托育机构的迅速崛起,目前市场上并没有成熟的托育老师。

在某业内人士看来,托育机构的老师不是育婴师,不是早幼教老师,不是医护人员,但是她们必须是这三者的综合体。

“托育老师工资不高,甚至有些机构的老师们还没有幼儿园老师高,但要干着多倍的活儿,所以流动性很大。”某知情人士说,在托育行业,师资配比最起码要达到1:5,即一个老师负责5个孩子,如果收了150个孩子,就要有30位托育老师。

5. 补贴政策不到位,托育机构处于“边缘”化

据了解,对于托育机构,不管是营利机构还是非营利机构,在卫健委备案后,可享受建设补贴,每个托位1万元的补助,是一次性的建设补贴。比如,一个托育机构最多可收100个孩子,即有100个托位,那么就会得到100万元的补贴。

但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一些托育机构的补贴还没有拿到。

在实际运行中,也有一些问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说,郑州上轮疫情,幼儿园、学校等都会统一进行核酸检测,托育机构的孩子如何核酸检测?“按理来说,我们跟卫健委是一个体系的,但是没人对我们进行统一组织,后来我们自费给孩子们做了核酸检测。”她表示,当初双减政策下发时,我们不是培训机构,却也受到了牵连,被迫关门。

【呼吁】希望政府多多给予支持

据介绍,2017年-2020年,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自4.10%涨至5.50%,3年内该比率涨幅较小,与OECD国家33.2%的平均入托率仍有较大差距。

想要托育行业向好发展,“托育人”在坚守的同时,也想呼吁政府,能多多给予支持和补贴。据悉,从2016年开始,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多次提及发展托育,但托育服务机构的标准,大多是“一地一标准”,而相应的补贴政策,各地也不同。除建设补贴外,还有以下补贴,郑州不妨也可以参考一下。

收托补贴:

以杭州下城区为例,社会办托育机构每班给予一次性建设补助基础额度2万元,其中纳入省民生实事项目可增加30%;

而收托补助,根据实际月收费不超过普惠性收费标准1.5倍,补助标准设定为普惠性收费标准的1%、3%与10%;托幼一体的机构给予每班1万元收托补助,而且半日托、小班混托也补助50%。

示范机构奖励:

例如南京鼓励、扶持社会力量举办育儿园,每年评选10家市级示范育儿园,每个奖补20万元。

其它软性补贴:

地方政府政策支持,可自选免费提供公租房用于发展托育服务,水、电、气、热按居民生活类价格执行,人员培训补贴等支持政策。比如南通市崇川区开放三处场地,招募普惠托育运营商,考核优秀的机构,可以免除房租。

艾叡领袖Baby投资人王芳说,真正想专注做托育的,都是对教育有情怀的,是想让0-3岁的孩子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但是如果开一家店倒闭一家,托育机构都无法生存,又从何而谈释放女性、解放老人、成就孩子,促进国家人口发展?”

也许,正当托育市场一片火热的时候,突如其来的疫情为我们按下了暂停键,但也让我们得以冷静、客观地去看待托育市场,当一系列的政策,都在鼓励社会力量办优质托育时,地方政府、企事业单位及托育机构也该总结经验,思考如何让托育行业更规范、让托育市场更成熟。

【未来】托育不是暴利行业 托幼一体化可能会成为“主流”

托育行业未来将如何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行业标准化、规范化、家长们的观念有所改变后,未来托育市场的潜力会很大,但它不是暴利行业,如果想奔着赚大钱的目标,可以“绕路而行”了。

他也预测,未来托育行业可能会有两个走向:“10%的高端营利性托育机构,满足高收入高层次家长的需求,90%的普惠性托育机构,满足普通老百姓婴幼儿照护的基本需求。”

而在托育模式下,托幼一体化可能会成为主流。艾叡领袖Baby投资人王芳分析,如果政府没有免费的场地提供或者机构没有租金补贴的话,托幼一体化的模式实践起来会更容易,且更利于政府监管。以二胎孩子为主,家长已有信任度,若两孩子都在幼儿园,方便接送。幼儿园公共部分,托班孩子都可以享有,活动空间大,还可以见到更多的哥哥姐姐,集体活动丰富。师资力量这块,也不用太担心,只需培训老师多掌握一些0-3岁的育儿方法和课程体系。

上述知情人士也给想踏入托育行业的人们提个醒:托育机构面积不用那么大,500-800平方米就可以,招生压力和成本压力都不会那么大;一定要做好充分调研;运营管理要专业化。

编辑 苗亚祥 刘梦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