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封控日记丨搬进芳城园一区的第二天,我在新家“捅鼻子”

xinruike 2022年06月22日 充电桩加盟 18 views 0

搬进芳城园一区的第二天,6月11日,大清早就听见室友在门口打电话,“刚才出门被保安拦住了,说是小区有确诊病例,出不去了。”迷迷糊糊中,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分神听了一两分钟,睡意褪去,这才明白“小区封了”。

昨晚,跟朋友在楼下小饭店里边吃边聊,我还感叹,搬到这个小区真方便,连锁超市、菜市场、蔬果店一应俱全,连理发按摩的地方都有,“小区大门都不用出了。”不想“一语成谶”,今天还真的不用出了。

早上9点,套了件衣服往小区北门方向走。一路上,碰见不少人用小推车搬矿泉水和蔬菜,神态平静。北门处,蓝色的铁皮将原本开放的出入口全部围住。靠近铁皮的栏杆旁,居民们缀成一排,高声向栏杆外的快递小哥报出手机尾号。

封控日记丨搬进芳城园一区的第二天,我在新家“捅鼻子”

芳城园一区北门,出入口均已被封闭。 新京报记者 慕宏举 摄

铁皮这一侧,两位工作人员已全副武装,防护服、面罩、N95口罩,偶尔提醒排队的居民保持间距。一位大妈走上前去,询问什么时候解封,一位工作人员回道:“目前也不确定封几天,要先排查清楚。”

道路两旁的商店均贴上了类似“本店休息”的告示。蔬果店的门上张贴了微信群二维码,旁边写道,“线上下单,仍可派送。”我也扫码进了群,正好看到有人问怎么下单,群主表示需要等居委会通知,“大家放心,民生问题一定是我们首先要保证的。”

回转到楼下,几位穿着防护服的“大白”走了过来,居民们看到也围拢过去,企图从零星碎语里获得更多信息。一位“大白”说,我所在的楼栋有一位密接者,但仍未完全确定,今天下午需对整栋楼的居民进行抗原检测。

楼门关闭,门口的保安也换上了防护服,拦住了想外出的居民。一位工作人员骑着电瓶车赶到,掏出表格,对楼栋里所有需要取快递和外卖的人进行登记,包括姓名、电话、快递所在位置。随后,他与其他工作人员对照表格为居民们进行“跑腿代签”。

下午2点半,居委会通过微信群发送消息称,6月11日起,芳城园一区12号楼甲单元为封控区,居民足不出户;12号楼乙单元和13号楼为管控区,人不出楼;芳城园一区其他区域临时管控4至7天,人不出区。封管控期间,有任何生活困难,可立即联系居委会。

3点35分左右,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敲门,向我和室友分发抗原检测试剂盒。按照试剂盒上的说明,我们将鼻拭子在两个鼻孔内分别转了四圈,折断后放入样本提取液内,并滴在检测条的指定位置上,静静等待15分钟后的显示结果。

15分钟后,看到检测条上只显示了一道杠,我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边收拾家务,一边等待工作人员来收取试剂盒。

封控日记丨搬进芳城园一区的第二天,我在新家“捅鼻子”

工作人员上门分发的抗原检测试剂盒。 新京报记者 慕宏举 摄

尽管小区出现确诊病例,但能精准封控防控到具体单元,且快递、外卖仍能正常流通,邻居们都觉得,这样的管理“很有温度”。就我个人来说,和入住第一天相比,除了没法出门,生活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前段时间北京全市上上下下的合力抗疫,好不容易取得连续数日无新增社会面病例的成果,不想一起涉酒吧的聚集性疫情,又打乱了“如约解封”的步调。不过,这个小挫折倒也及时提醒我们,“细节决定防疫成败”,病毒仍虎视眈眈,需要我们每个人再耐心一些、再谨慎几分。

新京报记者 慕宏举

校对 吴兴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