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致九江市锦丰通信工程有限公司林总的

xinruike 2022年07月08日 充电桩加盟 17 views 0

  致九江市锦丰通信工程有限公司林总的一封公开信

  ——谁能帮我讨回血汗钱?

  尊敬的林总:

  您好,我叫卢志华(电话:18770486858),江西赣州会昌人,长期从事于通信工程中的熔接、放线工作。2013年2月起,我被章建新、周思德招录进贵公司承建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抚州分公司传输杆线及熔接”工程中在临川做熔接、放线工作。当时他们口头与我约定的工资是4500元/月。实际上我在该工地一直待到2013年8月初,核计工资时欠我一万元。

  2013年8月初,工程完工后,我要结工资回家,章建新(电话:13970475899,身份证号码:362501197303050810)、周思德只给我开具了1万元的欠条,到了中秋时候我从赣州赶过来,周思德老婆给了我5000元,还欠我5000元工资不给我。只是让周思德老婆在《欠条》上写了“已发5000元”几个字后他们就上演“人间蒸发”,找不到人了。我实在没办法,我只有求助于抚州市临川区劳动局。于是,我于2013年11月12日到临川劳动局投诉,通过临川劳动局给贵公司发函,贵公司也委派章建新到临川劳动局处理解决此事,我本以为可以拿回属于自己的血汗钱,没料到章建新以“1、《欠条》中只注明做工时间而没有注明做事地点;2、2013年2-8月在抚州下辖几个县都有施工;3、临川劳动局认定的事实不清楚”为由,拒不承认和支付周思德给我写下的《欠条》是我在贵公司承建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抚州分公司传输杆线及熔接”工程中在临川做事所欠下的工资。章建新还对当地劳动局说,如果能证明我当时在临川通信工程中做过事,就给我结清5000元工资。

  2014年7月11日,临川劳动局要求我至少要找出一名当地移动公司的在职职工能为我证明2013年2-8月份是在临川做熔接、放线工作,否则,那5000元工资(劳动局已暂收)不能给我。一开始,我就想到了经常带我们(一起做事的工友,一共5人)到施工现场的临川移动公司职工方兵和江华,我认为,施工时他俩和我们经常在一起,且他俩还给我打过电话,虽然时隔几个月,就是叫不上我的名字,但至少见面后应该想起我当时在临川做过熔接、放线工作吧。于是,2013年7月14日满怀希望的我为了讨回这5000元的血汗钱又从赣州老家匆匆赶到临川劳动局。

  到临川劳动局后,我当着章建新的面说,我可以找临川移动公司的方兵(电话:13970426658)、江华来做证。然后我就立即给方兵、江华打电话请他帮我证明我在2013年2月-8月在贵公司承建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抚州分公司传输杆线及熔接”工程中在临川做熔接、放线工作。当时他答应7月15日下午到临川劳动局为我做证。可是到了第二天下午,我打电话给方兵、江华,但他俩几乎都是这样对我说的:“我知道你在2013年2月-8月在临川移动做过事,但章建新打过招呼,让我俩不要给你证明,所以我俩今天下午到劳动局也会说不认识你,更不会来给你做证”,说完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其实在我给他俩打电话之前,江华不但不给我做证,反而迎合章建新的要求,给临川区劳动局写了说明书,说明移动公司所有的熔接、放线工作都是由江华和江华姐夫两个人做的(而事实上最少有5个人做熔接)。然后,我把我给他俩不会来劳动局做证的事情告诉了劳动局,劳动局知道没人给我证明后,就让我去找章建新协商,可章建新根本就不和我协商。截至目前,我那5000元的血汗钱仍无着落。

  尊敬的林总,我的血汗钱应该找谁拿?谁能帮我讨回血汗钱?在全国严厉打击欠薪、逃薪的大环境下,为什么我的血汗钱却要不回来?身为抚州市一名国家干部的章建新为何可以那么牛?可以不用上班却可以领工资!可以利用自身的身份去承接工程而谋取暴利!可以让他人做伪证!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还有,身为临川移动分公司正式职工的方兵、江华,你们怎么可以昧着良心做伪证?我为你们的父母生出你们这样的畜牲而感到悲衰!据我所知,在这个工程中,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也不只我一个,被拖欠的工资金额至少有10万元,但他们都是屈于章建新的淫威而选择沉默。也许他们是对的,至少我求助于法律都无济于事。

  但我还是心有不甘!那毕竟是我的血汗钱!

  谁能帮我讨回血汗钱?

  尊敬的林总,我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您身上,希望你帮我讨回属于我的血汗钱!!!

  法律不可信,但天理总该在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