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河南省遂平县 凤鸣谷景区施工负责人 回应网络质疑

xinruike 2022年07月08日 充电桩加盟 19 views 0

  是谁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炒作网络的始作俑者的真实用途又是什么?

  ?2014年过去了,但在河南省驻马店市遂平县,因在当年的五月十二日和八月二十二日,曾被网络热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河南遂平 人大官员被指虚假招商 侵吞景区资产》,在遂平县引发的一场舆论地震,仍震撼在人们的心头,为探究该桩事实的真像,记者在2015年的一月三十日,驱车到了遂平县凤鸣谷景区,在该景区的大门口北侧工地,见到了负责景区旅游配套房施工的王军峰、吴会昌、冯国印三人。记者在向他们询问凤鸣谷景区情况和他们施工的情况时,比较健谈的吴会昌、冯国印二人,很率直地讲出了这些年来发生在凤鸣谷的许多不为人知的,网络上又没有爆料出的情况来。

  下边是记者与吴会昌和冯国印的采访纪实。

  问:你们在凤鸣谷景区施工有多长时间了?

  答:从2010年底开始,我们施工队就在此施工,已有几年了,所以对景区的情况比较了解。去年我们在网上看到5月12日、8月22日和2015年元月19日发的关于景区的招商转让,工程承包等情况,凭我们老百姓的良心说点公道话。

  问:请你们能否谈一下凤鸣谷招商引资的情况?

  答:可以。据我们所知:2010年初,遂平县人大副主任于胜利,通过招商引资,把深圳旺盈彩盒纸品有限公司引进到遂平凤鸣谷进行投资开发,该项目开始市县领导对此都很重视,当时的市委书记化有勋都多次去凤鸣谷景区进行调研,市政府并批经费给与支持。县领导也很重视,要求项目抓紧进行。当时,工程项目进行的轰轰烈烈,后由于手续等一些原因,没有及时办下来,投资商不投资了。县里再次招商,驻马店驿城区鸿泰物业有限公司徐淳鸿愿意投资开发。徐淳鸿对景区进行多次考察、调研后、(通过评估投资建设的工程项目,价值2000多万元)同意以1658万元接收,并继续开发。徐淳鸿于2012年12月9日与公司负责人李琳玉、郭亚东签订转让合同。合同规定分三次把转让金付清,即:2012年12月15日第一次付400万,12月25日第二次付600万,2013年5月1日前把余款付清。据我们所知,徐淳鸿到现在只给1158万元,余款500万元不但不给,还赖帐。2013年、2014年两年我们找徐多次要施工的工程欠款,她只给了十万元,余款分文不给。无奈2014年4月份,我们找到凤鸣谷管委会的书记张清明,在他办公室,我们看到了转让合同,张书记说:“徐淳鸿得给钱”。现在是2015年了,又是一年,徐淳鸿仍然分文不给,张书记说了也不算了。

  问:根据网络上的材料,说“于胜利、郭亚东是骗子,”你们怎么看待这两人,究竟谁才是骗子?

  答:网上说,于胜利、郭亚东是骗子,但他们在我们施工期间还按合同规定时间想办法给工程款,可徐淳鸿赖账不给钱,看来徐淳鸿是个大骗子。我们不理解,作为县人大副主任于胜利,为了当地经济发展,富一方百姓,搞招商有什么错。徐淳鸿你既然接管了凤鸣谷,就应该按合同执行把前公司的500万余款付完。一心一意开发凤鸣谷,为什么二年多了,没有开发一个新项目,现在的凤鸣谷仍然是前公司开发的几个项目,为此我们要大声说句,徐淳鸿,不开发就走人,不要占着茅房不拉屎,不要影响招商,不要影响其它人过来投资开发。

  问:于胜利有没有虚构工程项目,骗取保证金的问题?

  答:据我们了解,他们的工程项目都是按照景区总体规划(县政府已批文)要求进行的,没有任何虚构的项目。关于保证金,前期我们几家在景区施工的单位都没有收,因为中间工程质量上出了问题,后来几家的施工单位都收有工程质量保证金,如:王付生、徐存昌(陶晟宇)、冯建明(尹鹏)、马令峰四家,他们现在仍在干着景区的工程。(现在因徐淳鸿不付工程款都停工了)。

  问:据网上材料讲:“于胜利拖欠农民工工钱不给,施工队到处上访告状,农民工围堵景区大门阻挡施工,给景区接收人徐女士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这条消息的真实情况又是怎样呢?

  答:按照转让合同规定,于胜利不欠任何施工单位的工程款,是徐淳鸿欠农民工钱不给,还赖帐。围堵景区大门,农民上访,是徐淳鸿拿钱雇的人员,冒充农民工上访。徐女士的员工赵毛(赵文明)就多次给我们打电话,教我们到市政府,县政府上访。我们不去,赵毛说,“你们不去,我找人代你们去,我有钱不怕没人去。”2014年4、5月份,围景区大门一个多月,多次到县市二级政府上访告状,以及后来,经常到市、县二级政府上访,反映凤鸣谷景区问题的,就是徐淳鸿指使赵毛搞的恶作剧。

  问:你们俩人是如何评价徐淳鸿这个人呢?

  答:徐淳鸿与公司签订合同后不按合同付钱,到现在还赖着500万元不给,欠我们工程款也不给,还有尹鹏的等都不给。2014年3月份,徐找人抢占经营场地。(景区大门口办公楼前公司还未移交)。徐淳鸿找人搞假材料上网发帖子、放视频,公然诽谤于胜利。她还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公然在驻马店市、遂平县城、管委会街上,张贴小字报,对于进行诋毁。徐淳鸿雇人搞于的假材料往有关领导办公室处投。徐还指使他人造假材料到纪委、公安、法院等部门告于的状。徐还制作光盘、歪曲事实,在大众场合放投影诋毁他人(景区)。徐淳鸿多次花钱雇人,冒充他人到市县有关领导、有关部门告假状。徐淳鸿甚至还雇人,捏造事实,搞假材料,到市委告遂平县有关领导。

  从以上徐淳鸿的行为,真是太令人愤慨了,干这些小人的勾当,太可怕了,我们谁还敢给其共事?只有离其远点,再远点。哪有不给钱还恶人先告状的,是人都不能这么干!

  据我们得知,徐淳鸿在其几十年的经商生涯中,采用此种方法整人的,不仅凤鸣谷一件,还有多起,有的是不给钱,赖账多年不给,最后不了了之;有的是整人的黑材料,把人整进监狱;有的把人搞的家破人亡。驻马店有位年轻的女人,因与其有经济来往,徐抓住人家把柄,一下整进驻马店监狱,现在这个不幸的女人仍在坐着牢。

  我们老百姓相信共产党,相信政府,相信党和政府的领导,都是培养多年的好领导,能让像徐淳鸿这样的小人件件事情都如意吗,个个恶心都得逞吗?徐的行为,不违法吗?不犯罪吗?为什么好人受气,赖人挡道。我们真害怕,我们的工程款被徐淳鸿赖掉。

  我们还了解到,徐淳鸿在驻马店驿城区蚁峰镇蚂蚁山违规建大面积的别墅群——鸿泰·山水名城,既手续不全,又是豆腐渣工程,因为徐不付项目部经理的工程款,经理们因为没钱给其偷工减料,楼盖起,人上房顶跺一脚,房顶上能掉下大块大块的料渣。有的人看其工程质量后说:“别说让我拿钱买房,就是白叫我住,我也不能去住,别砸死里面了。”徐淳鸿违规开发,这不是既坑国家,又害百姓吗。

  请看,徐淳鸿就是靠这种卑鄙的手段,经商做生意的,就是靠这种手段发财致富的。

  问:根据网络上讲,“实力雄厚的河南省驻马店市鸿泰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将斥资3个亿人民币开发遂平凤鸣谷景区……。因县政府个别领导的乱作为和原人大副主任于胜利多次转卖,导致该项目长期停滞。”这是真实的吗?

  答:这种说法是虚假的,鸿泰物业公司法人徐淳鸿现在欠账37000多万,请问徐上哪弄3个亿去开发凤鸣谷。徐从2012年12月9日签合同开始,到现在已二年多时间,没有开工一个项目,(此间老公司开工的三个项目,因为徐拖欠农民工工钱,也停工了)没有形成一个文件,一个计划,一个规划,成天挖空心思,去告这个人的状,告那个人的状,今整这个人,明天整那个人。难道徐淳鸿接管凤鸣谷二年多,没有新开一个项目,也是因为县政府个别领导乱作为造成的吗?

  问:于胜利是否私自转卖了凤鸣谷高达2000多万元的资产?

  答:据我们所知,从2010年4月于胜利招商引资以来,在短短的二年多时间里,建起了高大雄伟的景区大门(与全国各景区大门相比也是少有的)100多间旅游配套房,大门口广场,修建6公里通往景区内水泥路面的主干道,水库、河道、电网,群众安置房等项目,经评估公司评估,价值2000多万元。景区本身没有什么资产。只有群众的耕地和荒山、荒坡。

  问:徐淳鸿付出的1158万元,是否转入了他于胜利个人的腰包中?

  答:据我们所知:于胜利把这些款全部用于景区项目工程上去了。徐支付的这些钱还远远不够付项目工程款呢。项目建设工程款2000多万元。

  问:根据网上披露的材料显示,徐淳鸿是驻马店市驿城区的人大代表,你们了解这一情况吗?

  答:据我们了解,徐根本不是区人大代表。我们不解:为什么徐淳鸿谎称自己是区人大代表?有什么目的?

  问:于胜利,是否存在多次转卖景区的问题?

  答: 2013年11月28日,于胜利、郭亚东把本来不应该(按2012年12月9日合同规定,转让价格1658万元在2013年5月1日前全部付清)办理过户手续,但在徐的一再要求下,提前过户给徐淳鸿。相关材料也全部交给了徐淳鸿,徐成了公司法人,手续也全部交给了她。请问于还怎么转卖,徐淳鸿说于胜利多次转卖景区,这纯粹是徐说于的赖话。

  问:徐淳鸿投入景区建设的资金,是不是网上所披露的,说他投入了2000多万元,加上支付于胜利的1158万元,徐淳鸿已合计投入了3000多万元,这个数字真实吗?

  答:这肯定是个假数字。据我们所知,徐淳鸿从签合同这两年多来。没有开工一个新项目,连前公司开工的老项目的工程款,徐都不给。我们三人的工程余款百十万元,给徐要了二年了,徐也没有给我们。我们不知道徐又投建的2000万元,到底投哪里了,这是在欺骗政府?

  问:从2014年网络上多次材料说:“接到全国各地多家公司实名举报,于胜利利用职务之便,虚假招商,虚构工程项目对外发包,骗取巨额工程保证金,恶意拖欠工程款,私自转卖景区牟取非法利益。”对这种材料,你们是怎么看的?

  答:据我们所知,并没有很多公司实名举报,而是徐淳鸿收买王付生(景区租地人,徐淳鸿许把,要王付生担任她公司的副经理)陶晟宇、尹鹏、马令峰四家当时不明真相,在景区干工程,押有工程质量保证金的举报的,并没有其它举报。据听说:徐淳鸿说“在网上发帖子花了几十万元,雇人搞假材料,假上访又花了不少钱”。老徐要是把这些钱用在偿还债务上该有多好,纯粹是胡折腾。于胜利按照政府批文开发项目,并没有虚构工程,押的这四家的钱,是工程质量保证金,工程上是允许押工程质量保证金的。工程欠款于胜利不欠,该给的他都给了。倒是徐淳鸿欠的款该给的没有给。徐欠我们的工程款,不但不给,她还赖账。徐给于1158万,连付项目工程款都不够,他个人没有牟什么利益。据说他在景区工程项目上,自己垫的还有钱。倒是我们想问问徐淳鸿,合同签了二年多了,还欠人家500万,你该给的不但不给,还说赖话,你的心眼长歪了吗?人哪有干这事的。实际上徐淳鸿之所以要花钱胡折腾诬赖于胜利,他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赖掉欠款,然后再通过这种卑劣的手法,达到给县政府领导施压,迫使县政府与其签经营开发合同的目的。

  问:你们二人对今天的采访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答:已经讲完了,没什么可补充的了。要说补充的话,俺也借借你们的笔杆,替我们呼吁呼吁,让徐淳鸿早点支付我们的工程欠款。

  问:好,尽量努力吧,谢谢你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