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未曾上市先“上火”,威马汽车IPO前变“危马”?

xinruike 2022年07月12日 充电桩加盟 108 views 0

  未曾上市先“上火”,威马汽车IPO前变“危马”?

  出品 l 观点财经

  作者 l 大钊

  10月13日,上海证监局网站披露,威马汽车目前正接受上市辅导,拟在科创板上市,辅导机构为中信建投。

  目前,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理想、小鹏均已成功在美国上市,如果威马汽车顺利上市,将成为第一家科创板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更早前,威马汽车宣布完成总额100亿人民币的D轮融资,这也是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

  本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百度与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等参投。

  截至D轮融资,威马汽车累计融资金额已近330亿元人民币,外界认为其估值已达到300亿元-350亿元。

  不过,大部分新能源车品牌仍处于亏损中,今年上半年蔚来、理想、小鹏三家亏损额分别为12.08亿元、0.77亿元和7.96亿元。

  虽然目前没有威马汽车的经营情况准确数据,但恐怕也难逃亏损的命运。

  寻求科创板上市,或许也是形势所迫。

  创始人出身吉利

  威马冲刺“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

  沈晖为前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在传统整车制造行业拥有多年管理经验。

  2015年,沈晖自立门户创立威马汽车集团,任董事长兼CEO。

  未曾上市先“上火”,威马汽车IPO前变“危马”?

  图片来源:威马汽车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

  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网站公布的《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显示,目前威马汽车持股5%以上的股东依次为雷晖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苏州工业园区加马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福祥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沈晖、衡阳弘威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湖北长江(黄冈)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从股权结构来看,目前威马汽车董事长CEO沈晖直接持有及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合计为16.57%,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创立之初,威马汽车制定了明确的集团发展“三步走”战略:

  第一步,做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

  第二步,成为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

  第三步,成长为智慧出行新生态的服务商。

  与早期蔚来选择江淮、小鹏选择海马走上代工道路不同的是,威马汽车一开始就通过收购黄海汽车、注资中顺汽车获得造车资质,并在温州自建威马智能工厂。

  资料显示,威马汽车员工分布在德国、北京、上海、成都、温州等地。截至2019年4月,威马汽车的员工数量在3500左右,并计划在年内将人数提高到5000人,最新数字尚未公开。

  由于造车是个十分“烧钱”的行业,所以解决资金问题成为各品牌眼下当务之急。加之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中国造车新势力生存现状呈现明显的两极分化。

  一方面蔚来、小鹏、理想三家均已在美股上市,且销量和市值不断增长,威马汽车、天际汽车、恒大汽车紧随其后启动上市计划;

  另一方面,包括拜腾、博郡、赛麟在内的部分品牌先后传出经营困难甚至停摆消息。

  在这种情况下,上市的节奏关系着造车新势力能否快速融资并扩大交付能力,换言之可能直接决定企业生死,这可能是威马刚刚完成大额融资就急于上市的原因之一。

  未曾上市先“上火”

  产品安全存隐患

  据媒体报道,今年10月5日,福建邵武市一辆威马EX5电动车在路边自燃起火。

  几天后的10月13日凌晨,同样在邵武市又有一辆威马电动车在充电时发生了自燃起火,整车被严重烧毁,所幸两起事故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据了解,这两辆车均为邵武市嘉乐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日前集中采购的同一批车辆。

  未曾上市先“上火”,威马汽车IPO前变“危马”?

  图片来源:《新京报》

  为避免对公共安全造成影响,福建邵武市有关部门发布通报表示,暂时停止同批次威马出租车的运营,并将车辆统一停放到安全地带。

  10月14日威马汽车针对两起威马电动出租车自燃事件进行回复称,据初步调查显示,自燃系电池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威马汽车已发生过多起自燃事件。

  2018年8月25日,一辆停靠在成都威马汽车研究院内威马EX5发生了自燃,自燃原因系电器元件短路。

  2019年9月23日,一辆车牌号为浙C·D62XXX的威马EX5于温州某公路旁发生起火,起火原因与热失控有关。

  无论是何种原因导致的起火,都与威马汽车的产品质量把控脱不开干系,如今将自燃原因简单的归于“电池问题”,多少有些“甩锅”的嫌疑。

  再加上事发于上市前的关键时期,这一系列自燃事件可能对威马汽车上市进程产生不利影响。

  无独有偶,在微博旗下的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威马汽车的投诉多达106条,其中虚假宣传、车子质量问题、未能如期交付等均是高频词,这些均反映出威马汽车的售前售后服务差强人意。

  从“三国杀”到“四强争霸”

  威马能否突围?

  今年初,美团CEO王兴在社交媒体上发表“3+3+3+3”言论。

  王兴认为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在王兴的观点中,能进入到下一轮的造车新势力中并不包括威马汽车。

  针对王兴的言论,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在微博上做出回应,并表示愿意与王兴“打赌”,称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

  未曾上市先“上火”,威马汽车IPO前变“危马”?

  图片来源:沈晖微博

  迄今为止,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的头部玩家蔚来、理想、小鹏已在美股集结,威马如果顺利登陆二级市场,昔日“三国杀”的局面将改写为“四强争霸”,沈晖也有望用实际行动“打脸”王兴。

  不过相比于上述几个品牌,威马汽车的表现似乎仍差了一大截。

  未曾上市先“上火”,威马汽车IPO前变“危马”?

  数据来源:中汽协

  这个差距首先体现在销售数据上。

  据中汽协发布的销量数据显示,今年9月,蔚来共交付4708辆,理想交付3504辆,小鹏交付3478辆,威马汽车销量为2107辆,威马处于垫底的位置。

  而同期上汽通用五菱销量为2.4万辆、比亚迪销量为1.9万辆、特斯拉中国销量1.1万辆,特斯拉一家几乎赶上了四家新势力之和。

  其次,威马汽车的技术实力也不占优。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威马汽车拥有467项专利,这一数字低于蔚来的945项专利和理想的1084项专利,高于小鹏的49项专利。

  除此之外,威马汽车在电池和自动驾驶两个主要发展方向上也过度依赖合作伙伴,缺乏自主话语权。

  尽管威马汽车目前已经完成了自己电动化平台开发,但是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技术体系。而其无人驾驶技术并非自己单独开发,而是来自与百度阿波罗的合作。

  最后,威马汽车的下沉市场策略困难重重。

  为了避开与其他新能源车品牌的正面竞争,进而成功实现造血,威马汽车将主阵地定位下沉市场,希望在“五环外”实现弯道超车。

  沈晖在今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威马上半年新增了46家门店,触点深入三四线城市。”目前威马旗下主力车型EX5-Z价格区间在14.98万-19.88万之间,而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的入门级产品售价均在30万以上,威马的价格优势明显,这也使得威马在下沉市场上占据了先发优势。

  不过,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威马汽车恐怕很难继续在下沉市场里过得舒服。

  小鹏汽车G3目前售价为14.68万元-16.28万元,可能是威马在造车新势力里最大的潜在对手。

  除此之外,比亚迪秦EV、上汽荣威Ei5、长安逸动EV、大众朗逸纯电动、奇瑞瑞虎e等多个品牌也推出了总价在15万元上下的车型,下沉市场大战一触即发。

  随着各方力量的集结,新能源车市场的竞争无疑会更加激烈,威马汽车能否从中突围还是未知数。

  总 结

  事实上,对于威马汽车这样的造车新势力而言,上市并不意味着解决一切问题。蔚来、理想和小鹏仍处于亏损中,“卖一辆亏一辆”的现状不知何时才能解决,未来如果不能实现自我造血谈何可持续发展?

  此外,造车新势力在产品、营销、售后服务等方面的表现也不如传统车厂,如何在“造车”以外确立竞争优势也显得非常重要。

  有意思的是,在造车新势力群雄争霸中,我们隐约看到了互联网巨头的明争暗斗。

  头部造车新势力已经形成了“百度+威马、阿里+小鹏、腾讯+蔚来、美团+理想”的格局,目前阿里巴巴持有小鹏13.3%的股份、腾讯持有蔚来12.6%股份,美团及王兴共持有理想14.5%股份。百度持有威马汽车股份比例虽然未公布,但在参与威马汽车B轮、C轮、D轮三轮融资后,占比可能也已超过10%。

  可以预见的是,基于BATM(指百度、阿里、腾讯、美团)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汽车梦”,新能源车赛道又将迎来一场血雨腥风。

  引用沈晖在《威马家书》中的一句话就是“硝烟漫漫,新能源车市白刃战在即,没人能确信稳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