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私人藏书]心灵牧场--开始(转载)

xinruike 2022年08月15日 充电桩加盟 26 views 0

杰西卡从不讲话。她的心就像耶利哥古城,巨大的石头墙把它封得水泄不通。如同一个螺旋形的连锁反应,她失去了一个小孩可以依赖的一切——父母的关注、家人的支持和家庭的安全感。每个十几岁的女孩对未来都充满着美好的憧憬,而她的美梦却被无情地毁灭了,而且没有希望恢复。这些破灭的梦想驻留在她内心荒芜的城堡中,散布在她脚下的突兀碎片的迷宫里。她不敢朝任何一个方向迈步,生怕踩到过去生活中的尖锐残片,她不想再冒受伤的危险。就像是站在雷区里,她蜷缩成一团,身体、思维、灵魂和精神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个脆弱的同心圆,一个饱受伤痛的身体就畏缩在中心。

   杰西卡只有十六岁,接近白化病的苍白的脸色难以遮挡压力给她造成的印记,她的眼圈明显发暗,略微下垂的双唇几乎是透明的,微微露出一点点的血色。她金色的头发即使凌乱不堪,依然具有一种忧郁的美。

   起初,我全然不知杰西卡为什么来到牧场,特洛伊和我刚刚购置了这块地,我们没有畜棚,没有避身之所,没有马具房,更不说马具了。只有一个畜栏、一个拴马柱,还有我们刚刚援救的两匹遭受饥饿和虐待的马。为了供养这些马,我们必须卖力地工作必须自己创造最基本的必需品。

   看马是杰西卡长途跋涉到牧场来的借口,只要她买得起汽油,她就会开车来。每次她从那破旧不堪的车里爬出来,她那深钴蓝色的眼睛就会轻易地发现我。这是她进行生命交流的惟一方式,发自发监狱一般静寂的内心。她的目光上下游离,努力在害怕拒绝和请求接受之间寻求平衡。这使我想起了遭遗弃的小狗因为恐惧而浑身颤抖,非常渴望得到时又害怕得不到而不敢有所奢求。我只想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让她依畏在我的胸口,希望她知道,她已经找到了可以休息的避风港。

   开始,我以为我需要语言填补我俩之间长久的沉寂,可如果进行单方的对话,就太让人精疲力竭了。过了一段时间后,一种无言的启示跃入了我的头脑。杰西卡不是来听我的无何止的聒噪的,她来这,基于两个简单的原因:她需要有安全感,她需要感到被爱。这两种感觉都不需要太多的话语。

   我们援救的两匹马目前还太虚弱,根本不能驮人,杰西卡也不过能提供太多的东西,但她已经倾其所有了。终于她无声的存在已经开始有了另外的用途,在每匹马身上她都必须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另一种生物(同样遭受遗弃,同样孤独)需要她的帮助才能康复。

   看着他们在一起,我平生第一次亲眼目睹了一个孩子努力发送一匹马的过程。当杰西卡给予并接受这种无条件的爱的时候,她的自信和自我价值感也在提升。

   杰西卡不声不响,有点儿让人捉摸不透。如果我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稍微停留得长一点,刀子的大眼睛就会像陨落的星星一样垂下来,我感觉到,这种压力就像镭射光柱投射到了她贫瘠的灵魂上,在我的目光的注视下,她可能会烧成灰,然后随风飘走。然而,她挥动锤子时,却浑身充满着男人的力量,可以连续干几个小时的活。在我们最初的几天和几个星期的时间里,她不声不响,同我们一起劳作,为建成我们的牧场打好必要的基础。我们迫在眉睫的工作就是围绕着这块地支起一道蜿蜒曲折的篱笆墙,因为这块地的地面上岩石太多,我们不得不放弃钻洞或掘桩的尝试。蒙大拿式的栅栏似乎是惟一的选择,就是用固定杆巧妙地搭成“A”型框架,直立在地面上。建造这种篱笆的明显弊端是,需要成百上千的固定杆,要依次进行测量、锯断、钻眼,然后才能用五金件固定,做成框架。这些固定杆不好拿又十分沉生每个框架得用肩膀扛到指定位置,每一10英尺一个框架,然后用3个12英尺长的杆子相互连接这个过程冗长乏味,消耗体力,可杰西卡却一点也不感到疲惫。除非天黑得难以继续干下去,否则什么也无法让她停下来。

   星期三的一天,湿气和狂风的碰撞形成了倾盆的冰雹。通常,从牧场望去,高耸入云的山脉让我内心赞叹不已,无论手直的活是多么艰巨,不管我的生活中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这种感觉总会有,可今天这些山脉全然笼罩在可怕的灰色云团中。

   我们利用早晨的大部分时间把圆木和杆子扛到了固定的地方,现在对大家来说,绑篱笆这个枯燥乏味的活倒成了种受欢迎的调剂。杰西卡和我带上电钻,8英寸长的方头螺钉,几百个螺栓垫圈,一个锤子和手锯,然后一起挣扎着走向暴风骤雨的山坡。

   我们干着活,刺骨的风猛烈地刮着,冰雹抽打在我们的脸上钻心的疼。冰冷的水滴沿着杰西卡冻得发红的脸上流下来,一卷卷的头发从马尾辫里脱落出来,冻在了她的大衣上、脖子上和嘴唇上。她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继续进行着手头的工作而且干劲十足。

   当重型电钻电池耗尽的时候,我想我们得用半个小时的时间给它充电,同时也给我们自己“充充电”。我们都需要暖和暖和,把衣服弄干,而且我还要回一个长途电话。“我们到屋子里去吧,”我建议道,“去喝点茶”。

   杰西卡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恳请她躲避一下狂风暴雨,进去休息一下,但她却坚定地拒绝了。“我得去打个电话,”我跟她讲,“答应我,如果你太冷了,一定要进来。”那个时刻,我差不多是哀求她了,但是内心还是挺满足的,因为她对我点了点头,虽然动作不易察觉,但我还是注意到了。

   站在屋里,倾泻的冰雹发出的声音如同玻璃珠子打在玻璃墙上。我打开灯,顿感温暖惬意,就像每次回到家里的感觉一样。我们用油漆涂抹了一些墙面,看上去像旧的羊皮纸,其他的墙面则泛着温暖的土坯红色,对于我们西式风格的家具和“庭院拍卖会”上买到的珍宝的折中组合,这恰好形成了一个绝妙的背景墙。我把湿透的大衣脱掉,把水壶放在火上烧水。

   从屋里看,这场暴雨显得更糟,看到远处杰西卡在猛烈的冰雹中幽灵一般的形象,我的内心感到一阵剧痛。我回了电话,本想说几句话快速地结束,结果却变成了半个小时的内容丰富的电话粥。我一边看着钏,一边想着杰西卡,我刚挂断电话,这时屋外的一个场面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走到一个大窗跟前,看到杰西卡正牵扯着我们刚刚救援的一匹马到拴马柱那儿。那是一匹灰色的母马,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是如此的羸弱,我甚至害怕她的腿部的操作是永久的,难以治愈的。自从几周前我们把她带到牧场来,她的情况已经有了显著的改善,可现在依然憔悴、虚弱。杰西卡自己坐在拴马柱的护栏上,摇摇晃晃得很不定,同时她的头和马头紧紧地巾靠在一起,鼻子对着鼻子。这些激起了我的兴趣,我的脸贴在玻璃窗上,呼出的热气在玻璃上生出一层雾气,我心不焉地用手擦干净。上帝啊,发生什么事了?我非常想知道。

   突然,杰西卡仰起头,正了正身体好像是出于某种神秘的默契,马的头也突然扬了起来。现在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发生的一切了。在寂静的房子里,当我意识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的时候,一股热泪涌上了我的双眼。杰西卡正在讲话!她挥动着手臂,像在强调所讲的内容。封存了几年的话语,那些需要表达的话语,正像洪水一样奔涌而出。包围她的心灵的石头墙,就像耶利哥古城的巨大城墙一样,顷刻间全部坍塌了。我以天使的视角,看到了他们的谈话,一个生动的单身的对话,中间不时穿插着手臂的挥动和眉毛的上扬。从渴望的马到渴望的女孩,再从渴望的女孩到渴望的马,一阵爱的暖流温暖了她们贫瘠的心灵。

   屋外倾盆而下的冰雹变成了疗伤的雨,凭借只有上帝才能理解的信任和爱心,一匹遗弃的马获准进入了多年来别人难以涉足的地方,她步入到杰西卡心灵的雷区,到达了一个伤心的孩子的内心世界。

  在那一刹那,我在心里默默许愿,希望建造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让这种奇迹一遍又一遍的发生。在这个地方,天使会化装成一匹渴望得到爱的马,到达同样渴望爱的孩子的内心和灵魂。这真是一个完美的组合,天造地设的一对。就是在这一时刻,水晶峰青年牧场的想法诞生了。

   那天所发生的一切,冷冰冰的监狱的摧毁,温柔的被囚禁的灵魂的解放,寂静世界的终结,其实都中介一个开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