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xinruike 2022年08月17日 充电桩加盟 23 views 0

  作为一个吃货,你认为来到郑州,哪款美食最不能错过?

  要我说,一个都不能放过!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丽鹿 | 文

  爬山后,拐道新密吃夜市

  上周末,几个老朋友约去登封爬山,晚归返郑路上,有人提议拐到新密夜市吃虾尾。众吃货正饥肠辘辘,纷纷拥护。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于是下郑少洛高速。到达新密市区时,天已擦黑,山坳里的煤城,华灯初上,人潮车流,熙熙攘攘。尾随着如过江之鲫的食客车流,来到城北郊外,望见山间一处开阔地方,停车场里早停满了豫A牌照各色私家车,间或还有不少漯河许昌甚至山西的外来座驾。

  停好车,几人分头,在几十张铺排而开的露天餐桌行阵里,足足找寻等候了半个多钟头,才等到上一拨食客翻台后的空位子。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点过菜、喝着夜市自酿的饮料和啤酒,坐在大山里,吹着初秋的凉风,听闻人声喧嚣热闹、烈火油烹鼎沸,身边是一桌桌或阖家老幼,或弟兄闺蜜相聚的欢乐夜宴画面,好不热闹畅快。

  喜素食者有毛豆花生、荆芥黄瓜片、豆腐豆芽粉皮凉拌,好吃肉者有猪蹄烧鸡烤羊肉串,几盘小菜上桌不久,服务员端着一大盘红彤彤散发着诱人鲜香的虾尾,放在了面前。

  所谓虾尾,是将小龙虾去头去足后,单单把那一团红红的肉球,用了麻辣或五香众多滋味佐料,在锅里烹制而成。吃在嘴里,着实过瘾够味。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戴上薄薄的塑料手套,直接上手抓起一只虾尾,凑近嘴边,用牙齿和舌头,稍用点力那么一嘬一拽,白嫩嫩的一团虾肉,就带着麻辣鲜香,入了口,有嚼劲有弹性,回味无穷。

  那种从嗅觉弥散到味蕾,从唇边透进入心底的满足幸福感,无以言表,只好继续嘴巴不识闲地再来一只,一只一只接一只地吃。哇塞!真是停不下来的爱。等感觉差不多吃好了的时候,暂时歇下手,我数了数自己面前吃空的虾壳,呵呵哒,足足五六十只。

  回来的路上,几个老郑州瞎扯闲聊,有一搭没一搭地追忆中,想起了从前那些年,和朋友家人一起追过的美食美味、旧日时光。

  吃货如何“解锁”学生的穷

  1988年我到郑州来读书时,是浑身叮当响的穷学生一个,每月收到父母寄来的生活费,先买好饭票,剩下不多,还总想着去碧沙岗公园旁的文渊书店买书。

  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对物质吃喝的渴望不次于精神食粮,奈何囊中羞涩。

  但学生有学生的招儿,老郑大附近的几个大学食堂,我们也经常光顾,时间久了,得出结论,顺金水河西行不远,郑州粮食学院(现河南工业大学)的伙食最好,菜品多、分量足、味道好,不知道是不是沾了学校名字带“粮食”二字的光,反正我是和同学们去打过几次牙祭,吃得畅意。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有时候下了晚自习,宿舍夜话正酣时,感觉饿了,怎么办?那时候兴吃郑州本地生产的一种大袋子方便面,一个塑料袋里装五块面,牌子好像是叫“天方”还是“白象”。

  拿开水泡泡吃充饥,奢侈点的,出宿舍到楼下金水河堤边上,那里有一溜儿拉着板车卖龙须面的流动摊点,让老板娘煮一砂锅,用大缸子端回宿舍,嘻嘻溜溜地吃下肚去,一晚上都睡得心满意足。

  还有郑大东门的黎记烩面,郑大南门桃源路的甜品店,这两个地方,要拿了奖学金或稿费后,我才会去光顾。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记得有一次,和同宿舍的老大我们刚喜滋滋地进去甜品店,店里的电视正演连续剧,听闻剧中人一声怒吼:“滚出去!”,我俩居然听话地惶惶转身出门,灰溜溜另投别店,走了几步,方才明白过来那一声大喊的愤怒不是针对我们的,不由为读书人的怯懦而放声大笑。

  毕业参加了工作,手里有了自己赚的几张钞票,吃货的心开始野道了。

  九十年代,我在郑州吃野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郑州,商战和城市建设发展如火如荼,说郑州人一年喝倒一个酒的牌子,一年能吃火也能吃腻歪好几种美食,还真不是瞎说。

  比如东明路的红焖羊肉,当年那叫一个火,店里坐不下,人们都在马路上搬个小马扎排队等位置。带火了一条街好些家饭店都转行做红焖,没过多久,老郑州们都吃腻了,红焖羊肉店变得门可罗雀。然而20多年后,红焖羊肉发源地新乡那里,店里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地不错。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刚上班时我在行政区那一片,印象最深的就是花园路商厦对面集贸市场里,杨记清芳拉面店门口,常常坐着胡须飘飘、气度不凡的一个年迈老人,据说他就是创始人。

  杨记拉面是杨清恩、麻明芳夫妇1982年创立的郑州本地著名风味小吃,二人的名字合在一起,拉面取名为清芳拉面,面筋道、味醇厚。

  花园路集贸市场里还有四川凉面、担担面等小吃,后来搬到花园商厦北面的小胡同里。

  国际饭店对面经三路边的大排档,也是那时候市民晚上常去的地方。那些光着膀子的,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的,肩上搭个毛巾,边吃边擦把汗的人中,不乏有刚毕业的斯文学生,可转眼这些学生就变成了打拼事业的推杯换盏、吆五喝六。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一人举一瓶奥克啤酒,对着瓶口咕嘟咕嘟,在郑州人不叫喝,叫“吹”,吹的云里雾里,吹的热血沸腾,吹出了交情,也吹成了一桩桩生意业务。

  还有当时花园路科技馆对面的烤羊肉串,有时加班或者看电影回来,夜幕中矮个子的男人,总会热情地招呼着尝几串。那一缕肉香缠绕,让人不得不停下脚步,撸上几串羊凹腰,相信那就是当时很多行政区老郑州的深夜食堂。

  分散在郑州各地的美食招牌

  想起来就回味无穷

  西郊的美食也不少,最有名的是四厂烩面,走进国棉四厂,看到那个红漆斑驳的老式大门,里面完好地保存着记忆里咖喱味烩面的味道。几经变迁,四厂已不存在,烩面依然飘香,充分应了那句著名的老话:民以食为天。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郑州管城区是个回民区,我最喜欢那里清真店中的羊蝎子。羊蝎子就是羊脊骨,状似一只蝎子,也像一面琵琶,拿在手里,掰开后白白的一条饱满的骨髓条,一节一节细细吸吮,那滋味,羊脂骨香,滑腻柔软,虽不能酣畅大快朵颐,却是悠悠回味无穷。

  河南人中最会吃的莫过于信阳人,信阳菜馆在郑州开得那是遍地开花。当年政六街信阳驻郑办事处羚锐大厦还没建起来时,对面有家信阳菜,特别好吃,秘诀就在于,人家用来炖南湾鱼、固始三黄鸡的水,是直接从信阳运来的,因此原汁原味。

  当时出了市区,还有弓马庄的牛板筋、须水的猪蹄烧鸡和樱桃沟的烤鱼。随着郑州都市村庄的拆迁,这些地方消失了,地名和美食,还在吃货们口中流传,代之而起的是各种好吃好玩的农家乐,观赏游玩采摘钓鱼种植,一应俱全。

郑州三十年,把郑州吃了个底儿朝天(转载)

  夏天吃夜市,冬天吃火锅。各种火锅在郑州也数不胜数,尤其是到了阴天的午后,眼看那雪意越来越浓重,窗外的天气越来越冷,心里那团吃货热爱生活的火,熊熊燃烧。咱郑州人,挣钱不多,图个乐呵,下班时约三五好友,问一句,丢们(弟兄)或姊妹儿,晚上开整?

  其实那一刻,心里揣着的是白老文雅的诗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