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资讯

[法治时评]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倪斌贪赃枉法弄虚作假法院判决书变成白条?

xinruike 2022年08月26日 加盟资讯 27 views 0

一起合同纠纷,事实清晰,法院也判了,本以为能很快了解。但对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无奈之下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谁知在被执行人、执行物、执行款皆有明确信息的情况下,法院9个多月拖三阻四,一直未执行到位。而且,立案几天就被裁定为终结执行。面对这样的执行难,申请执行人欲哭无泪:法院判决书变成白条,法律的尊严何在?司法的公信力何在?

  租赁合同引发纠纷

   如果能预知后面的结果,刘细福肯定不会签定那份让他寝食难安的租赁钻机的合同。

   2007年11月12日,江西省南昌人刘细福与付金甫(河南内乡县人)签定了一份《钻机租赁合同》,合同约定租赁至2008年9月12日,为期10个月,每台钻机每月租赁费为2.2万元。如租期未满10个月,乙方(付金甫)必须按10月的租赁费支付给甲方(刘细福),如超过期限,则按实际使用天数计算租赁费。合同签定当天,刘细福即将1台钻机交付给付金甫。付金甫随后将钻机运至青岛海湾大桥工地进行钻孔作业。

   但是,付金甫在支付完3万元押金后,一直未能按约支付租赁费。

   2008年9月12日,也就是合同终止日,刘细福赶到青岛去找租赁物和催要租赁费时,才知道对方已将租赁物转运至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寇村268 -1号南京富森木业有限公司院内。而且得知付金甫系假名,其真名叫谢金富。

   因谢金富未按期支付租赁费,也未能归还租赁物,因此,刘细福向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谢金富立即返还钻机一台;支付租金234000元,并赔偿损失60695元;支付违约金8710元,并支付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

   2008年12月23日,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

  法院判决对方赔偿

   被告谢金富称,双方签定的租赁合同属实,但原告交付给他的租赁物有瑕疵,该钻机运抵工地后无法正常使用,且已于2008年3月22日委托案外人运至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寇村268 -1号南京富森木业有限公司院内,而该地方为原告钻机的存放地,等于是将租赁物交还给了原告。

   刘细福说,事实上,在2008年3月12日,他们就没有再租赁该场地。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的租赁合同合法有效,被告谢金富未能完全履行合同义务,属违约行为,应承担本案纠纷的违约责任;谢金富称租赁物有瑕疵,但未能提供证据,故不予采信;其将租赁物运回南京,但该场地已不是原告的租赁场地,且未告知原告,故不能视为已将租赁物交还原告。

   2009年6月11日,经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作出(2009)雨民二初字第49号民事判决:1、被告于判决生效后3日内,返还原告钻机一台;2、被告于判决生效后3日内,支付给原告钻机租赁费23.4万元,并自2007年11月30日起至租赁费付清时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申请强制执行却莫名遭遇“终结”执行

   本以为事情就此了结了,但判决生效且超过履行期后,谢金富既未归还租赁物,也未支付租赁费和违约金,万般无奈之下,刘细福于2009年8月19日委托律师依法向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8月23日,该案移至倪斌法官承办。

   受托律师还向执行法官倪斌告知了相关的执行信息:被执行人谢金富在南京大胜关中铁大桥局二公司工地一直施工、租赁物(钻机)在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冠村268-1号南京富森木业有限公司院内、执行款在南京大胜关中铁大桥局二公司工地项目部(注:以上地点均在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管辖区内)。

   执行期间,刘细福曾多次打电话或以传真的方式给委托律师和倪斌法官,均毫无音讯。

   2010年1月19日,无奈之下的刘细福前往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查询,经电脑调取案号,竟然得知该案已于2009年9月1日裁定为终结执行,但刘细福却一直未收到任何相关的法律文书。

   执行未到位却被宣告终结执行,刘细福欲找倪斌法官了解情况,因其不在而未果。只好找到执行局费局长,费局长立即打电话让倪斌法官了解情况。此时,倪斌法官才第一次见面告知刘细福:该案确已于2009年9月1日裁定为终结执行。至于何故,法官未作任何解释。当刘细福要求复印案卷材料时,亦遭到倪法官拒绝。

  执行难的背后是否有“猫腻”?

   因执行法官称该案已委托内乡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刘细福于当晚坐火车赶往河南省内乡县。次日(1月20日)刘细福在内乡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得知:该院并未收到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委托执行的相关手续,并出具了一份《证明》。

   这份证明称:贵院委托执行的刘细福申请执行谢金富一案,本院一直未收到委托执行的相关手续,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仍由贵院执行较妥。

   刘细福持着这份《证明》连夜赶回南京,并于1月21日将之交给了倪斌法官。此时,倪斌法官才同意在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恢复执行。

   刘细福遂恳请倪斌法官到租赁物(钻机)存放地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冠村268-1号南京富森木业有限公司院内和执行款(租赁费)所在地南京大胜关中铁大桥局二公司工地项目部财务科(有被执行人工程款10%余留款和30万元押金)强制执行,可执行法官怎么都不肯去,要刘细福自己去找执行人协商处理。

   刘细福只好连续几天到南京大胜关中铁大桥局二公司工地找被执行人,当时只找到被执行人的老婆和儿子在南京大胜关工地施工,在1月26日,刘细福在工地找到被执行人后,当即打电话给倪斌法官,可因电话无人接听,刘细福只好求助该院一位徐法官。一小时后,徐法官赶到工地,将被执行人带到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在费局长主持下,被执行人同意于2月4日前履行全部债务并签订了《承诺书》(存法院)。然后费局长警告被执行人,若2月4日未归还钻机及租赁费,法院通辑关押你归还执行为止。

   可到了2月4日,执行情况仍没有最新进展。

   刘细福2月4日再次来到法院找倪斌法官。倪斌法官回复说:被执行人电话关机,我们也没去过工地,怎么执行?再次让刘细福回南昌等通知。

   为此,刘细福又苦苦的等了二个多月,仍无结果。而这时,离刘细福申请强制执行已经8个多月了。

   4月15日上午,刘细福再次赶到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可倪斌法官又再次不在。此时正逢院长接待日,刘细福向接待法官反映了此事,陈法官将情况记录后,回复会向分管王院长汇报。

   得知这一情况,倪斌法官很生气,见到刘细福的第一句就是:“你会找我们领导反映情况,从现在起,你不要找我执行了,叫我也不会跟你去执行,你去找我们院领导执行吧!”说完,便气势汹汹地拂袖而去。

   19日上午,刘细福找到王院长反映情况。王院长当即叫来倪斌法官和徐法官了解执行情况后,并要求倪斌法官下午2点到南京大胜关中铁大桥局二公司工地项目部复印被执行人相关材料(施工合同和工程款情况)并强制查封被执行人30万元。但情况并不理想并袒护被执行人,刘细福于是再次找到王院长汇报倪法官执行情况,王院长当即表示,早知道会有此结果,并安慰刘细福说,这个案子由我院长亲自办理,明天亲自去南京大胜关中铁大桥局二公司工地项目部查封被执行人的30万元。

   20日,不知何故,王院长的态度与头一天判若两人,所说话语与倪大法官如出一辙。

   此后,本案再无结果。

  法院判决书变白条凸现八大疑点

   对于自己的遭遇,刘细福认为,本案存有以下一些疑点:

   一、本案不具有《民事诉讼法》第233条规定的情形,执行法官为何要裁定终结执行?且裁定终结执行的时间距立案时间仅十余日之内?执行法官作出终结执行的裁定后,又为何不告知申请人?又为何不咨询申请人执行情况?又为何不经申请人同意擅自办理终结手续?

   二、本案的被执行人、租赁物和执行款判决书已经注明在南京市雨花台人民法院管辖区内,可执行法官为何要在裁定终结执行当日将本案委托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执行?又为何不告知申请人?且明明寄了相关执行手续至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又为何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至今未收到执行材料?(附证明一份)

   三、执行法官明知被执行人的住所和财产线索及被执行人承诺于2010年2月4日归还执行物给申请人。又为何不去强制执行?

   四、执行法官贪桩枉法、弄虚作假、不秉公执法、有法不依、包庇被执行人,使被执行人逍遥法外,至今都未强行执行。

  五、申请人(上百万的租赁钻机)长期羁压在南京市森林公司仓库内至今不能施工,造成申请人,人力、物力、经济上重大损失,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六、王院长在5月19日当面向申请人承诺亲自去南京大胜关大桥局二公司工地执行查封被执行人30万元的次日,次日态度又为何与头一天判若两人,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七、申请人要求倪斌法官和王院长复印执行案材料及被执行人于2010年2月4日归还钻机的“承诺书”,为何都被拒绝复印给申请人?

  八、为什么法院判决书变成白条,法律的尊严何在?司法的公信力何在?

  上述疑点:本人恳求上级部门和领导严肃查处,打击我国老赖的嚣张气焰,以便该案在你们的监督下,尽快得以强制执行,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申请人的合法权利!

  注:以2010年5月29日修改为准,请上级领导和广大网友帮忙回帖。

  举报人:刘细福

   联系电话:13870696659

   2010年5月29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