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加盟

特来电冲刺充电桩第一股:三年亏损超5亿,骗补风波不断

xinruike 2022年06月06日 充电桩加盟 18 views 0

文 | 金卫

计划已久,特来电冲刺充电桩第一股了。

日前,特锐德发布公告,公司拟将其控股子公司特来电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特来电)分拆在科创板上市,以将特来电打造成为公司下属独立的以新能源汽车充电网业务为核心的上市平台。

本次分拆完成后,特锐德股权结构不会发生变化,仍将维持对特来电的控股权。

特来电目前市场份额排名全国第一,但公司依然亏损累累,近三年亏损超5亿,一方面,充电桩行业利润不高,毛利率仅20%左右,另一方面,特来电早年跑马圈地,耗费资金不少,这也侵蚀了公司的利润。

特来电冲刺充电桩第一股:三年亏损超5亿,骗补风波不断

这一次,特来电如果上市成功,将是两市充电桩第一股,但盈利问题依然待解。

特锐德的豪赌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蓬勃的发展,带火了多个行业,上游的锂矿锂电赛道,近年来成为两市的领涨板块,但下游的充电桩行业,则不温不火。

作为充电桩龙头企业,特锐德的股价低迷,最近股价跌破20元,总市值仅200亿,相对于巅峰时的400亿市值,缩水了一半。

特来电是由特锐德于2014年创办,当时,新能源汽车方兴未艾,造车新势等刚刚成立。

充电桩其本质是电气设备,迈入市场的门槛并不高,传统电气企业凭借着多年的经验积累,成为最早前往充电桩市场的掘金者。

特锐德进入充电桩领域,公司创始人于德翔画了一张未来电动车充电生态圈图。

“特来电不做充电,更不是在建桩,而是以充电桩为连接点在织一张网。通过一个大系统卖电、大平台卖车、大合作租车、大数据修车、大支付金融、大客户电商,形成的是一个基于汽车充电的生态系统,一个互联网的生态公司,目标是要成为引领把充电网、车联网和互联网形成一个叫做新能源汽车新的‘三网融合’的新能源互联网。”

要完成这个构想,投入不可少,特锐德摆出all in新能源充电桩的架势,也被喻为是一场豪赌。

在这个蓝图构想之下,特来电开始了尝试。当初,特来电进入新能源汽车销售和运营市场,选择和新能源汽车厂家合作售车,形成以汽车租赁+充电网建设+新能源汽车配套服务的商业模式。

但这块市场竞争者众多,特来电退出了新能源汽车销售市场,于2017年起转而进入为新能源车服务的充电桩市场。

进入充电桩行业后,特来电与其他充电桩企业一样,采取了跑马圈地的策略。由于高速公路充电设施被国企垄断,城市自然成了特来电关注的重点。

为了获取先发优势,对充电网络进行全面布局,特来电采用自产自投、自建自营的重资产发展模式,在充电站的建设和软硬件技术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几百个城市的建设布局,代价较高。

据于德翔表述,5年来在充电网络项目上投资了50多亿元。

很快,特来电便入不敷出,由于充电业务的收入规模低于充电业务成本,导致特来电基本无法直接向银行借款融资,现金流压力较大。

为盘活资产,特来电无奈由重资产模式转向轻资产,2017年下半年,特来电将部分充电场站出售给租赁公司,并以经营性租赁的方式租回。

好在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政策补贴力度较大,尤其是2019年,充电网络成为政策补贴重点,特来电等头部充电桩企业也迎来了发展红利期。

这一阶段,特来电、国家电网、星星充电等发展较好的充电桩企业是收获补贴的大户。

据2021年年报显示,特锐德获得充电桩补贴6656万元、充电桩运营奖励1931万元。

骗补风波不断有些不和谐的声音是,特来电骗补风波传闻不断。

2020年1月,特来电被合肥网友曝光所建设充电桩未安装充电口也未通电,有“骗补”嫌疑,官方回应相关充电站不涉及补贴。

今年3月,特来电又卷入骗补风波。有视频显示,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某地,一排充电桩闲置在山野之处,视频拍摄者称,该地一年多前安装了100多座充电桩,至今闲置,并未投入使用,并质疑骗取“国家补贴。”

其后特来电回应称:“该景区还未开放,所以建好后没有投入使用,是规划建设部分。建设至今公司和景区均未申请过任何国家补贴,不存在网传骗取政府补贴情况。”

在众多的骗补传闻中,还有诉诸法律的案例。

2021年3月,特来电与多位“众泰云100S”新能源汽车车主发生矛盾,被质疑“骗取补贴”,并被诉至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事情是这样:2017年3月,天津特来电与淘汽云修订立《新能源汽车租赁合同》,约定向其出租众泰云100S车辆,车辆的所有人为特来电公司。

但淘气云修在获得100辆车后进行了售卖,声称“众泰云100s纯电动官方指导价16.99万元,政府补贴后5.99万元” ,有消费者签订购车合同,但无法进行过户,且购车款也未返还,遂将特来电、淘汽云修告上法庭,质疑特来电和淘气云修消费欺诈、骗取国家补贴。

对于特来电骗取国家补贴的质疑,法院认为该种行为应由国家相关部门进行审查监管,而特来电也未对此作出回应。

如今特来电合作的众泰汽车已破产。当初,特来电为消化和处置留存的新能源汽车,采用了销售、以租代售、转为固定资产对外经营租赁、自用等多种方式。其中以租代售的营销方式至今仍被认为存在一定的法律和税务风险。

从特来电经历来看,走过了一条多元化再到主打充电桩的历程。

盈利困局难解这几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特来电的充电量飞速提升。

根据充电联盟的统计,截至2021年底,特来电累计充电量突破110亿度。仅2021年充电量超42亿度,市场份额38.34%,排名全国第一。

据特来电官网显示,目前特来电拥有26万个充电设施运营终端,覆盖全国超350个城市,充电总量近120亿度。

特来电成立至今融资了7轮,包括普洛斯、国家电投、三峡集团、新加坡政府投资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海内外投资主体在内,融资超过36亿元。

2021年特来电两次以增资扩股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增发股份的价格为人民币14.6元/股,投后估值约136亿元。

特来电冲刺充电桩第一股:三年亏损超5亿,骗补风波不断

不过,特来电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据特锐德公布的数据:特来电2019年至2021年实现营收21.29亿、19.25亿和31.04亿,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5亿、-2.69亿和-1.35亿,扣非累计亏损5.6亿。

特来电冲刺充电桩第一股:三年亏损超5亿,骗补风波不断

特来电冲刺充电桩第一股:三年亏损超5亿,骗补风波不断

特锐德的非经常性损益中,大部分源于政府补贴,对比来看,三年特来电获得的政府补贴有2亿多。

从特锐德财报上看,充电业务利润不高,2021年营收31亿,但成本有24亿,毛利率仅22%。毛利率不高,或是亏损的原因之一。

特来电人士曾向媒体表示充电桩的盈利困局:“服务费太便宜、充电太慢都是造成充电桩不盈利的原因。”

3月14日,在特锐德业绩说明会上,公司董秘杨坤表示,去年公司增收不增利,主要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和政府补贴减少影响所致。另外还提到充电桩服务费单价不同城市差异较大,约在0.35-0.5元/度。

此前,特锐德表示,特来电做好至少三年不盈利的预期。但时间过去六年,特锐德依然没有实现盈利。

目前,充电业务竞争激烈。据西南证券统计,2021年充电桩运营数量超过1万台的公司升至13家,较2020年增加4家,新进入者使得行业价格战日益激烈。车主对价格较为敏感、品牌粘性不强,企业想提高服务费增加收入难度较大。

特来电,首家上市的充电桩企业之路能否成行,何时会盈利,市场会给其一个什么样的估值,我们会进一步关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推荐标签

17365873601 1111111111